通知!1月1日起,这样转账=严查!这样发工资=偷税!私户避税路子行不通了!

又一重磅文件发布了,从2019年1月1日开始,个人交易5万、转账20万以上或受监控的,必须上交具体细节给央行监管部门进行审核,也就是说以后还想利用私户避税的,彻底行不通了。

个人交易5万、转账20万以上或受监控

全段时间,《中国人民银行关于非银行支付机构 开展大额交易报告工作有关要求的通知》一出,就马上登上了热搜:

注明:目前支付宝已辟谣,#支付宝辟谣交易5万或受可疑监控#:现金交易才要报备】针对1月起第三方支付个人交易5万、转账20万以上或受可疑监控的消息,@支付宝 表示,请大家不要惊慌。这个文件是针对反洗钱的,一天内现金交易超5万才要报备,交易特别大额的(1天50万)才要事后报告。

一1月起个人交易5万、转账20万以上或将受央行可疑监控

为落实《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中国 人民银行令〔2016〕第 3 号发布)有关规定,进一步健全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工作机制,提高资金监测有效性,现就非银行 支付机构执行大额交易报告制度的有关要求通知如下:

一、非银行支付机构应当切实履行大额交易报告义务,按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等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强化董事会和高级管理层反洗钱履职责任,在总部或集团层面推动落实大额交易报告制度、流程、系统建设等工作要求,切实保障相关人员、信息和技术等 资源需求。非银行支付机构与银行机构应当加强信息传递,为对方履行大额交易报告义务提供完整、准确、及时的客户身份信息和交易信息,持续完善资金上下游链条信息。

二、非银行支付机构应当以客户为单位,按资金收入或者支出单边累计计算并报告下列大额交易:

(一)当日单笔或者累计交易额人民币5万元以上(含5万

元)、外币等值1万美元以上(含1万美元)的现金收支。

(二)非自然人客户支付账户与其他账户发生当日单笔或者累计交易额人民币200万元以上(含200万元)、外币等值20万

美元以上(含 20 万美元)的款项划转。

(三)自然人客户支付账户与其他账户发生当日单笔或者累计交易额人民币50万元以上(含50万元)、外币等值10万美元

以上(含 10 万美元)的境内款项划转。

(四)自然人客户支付账户与其他的银行账户发生当日单笔或者累计交易额人民币20万元以上(含20万元)、外币等值1

万美元以上(含 1 万美元)的跨境款项划转。

中国人民银行根据需要可以调整大额交易报告标准。

三、客户通过非银行支付机构发生的银行账户与银行账户之间的款项划转,非银行支付机构应当参照本通知第二条的标准提交大额交易报告。

四、客户通过非银行支付机构发生的预付卡与银行账户之间的款项划转,预付卡发卡机构应当参照本通知第二条的标准提交大额交易报告。

五、对于跨境收单业务,非银行支付机构应当以客户支付的 人民币交易金额计算并提交大额交易报告;客户通过绑定境外银 行卡进行支付的,非银行支付机构应当以收单机构与其结算的人 民币交易金额计算并提交大额交易报告。

六、对符合下列条件之一的大额交易,如未发现交易或行为可疑的,非银行支付机构可以不报告:

(一)交易一方为各级党的机关、国家权力机关、行政机关、司法机关、军事机关、人民政协机关和人民解放军、武警部队,但不包含其下属的各类企事业单位。

(二)非银行支付机构为客户办理相关业务收取的手续费用。

(三)交易背景为缴纳水费、电费、燃气费等公共事业费。

(四)中国人民银行确定的其他情形。

中国人民银行根据需要可以调整大额交易免报范围。

七、非银行支付机构应当在大额交易完成之日起5个工作日内以电子方式提交大额交易报告。大额交易完成以款项实际划转到支付账户或者银行账户为准。

八、本通知所称的非银行支付机构,是指根据《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中国人民银行令〔2010〕第2号发布)规定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的机构;预付卡发卡机构,是指依法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获准办理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业务的非银行支付机构。

本通知所称的非自然人客户,包括法人、其他组织或个体工商户;其他账户,包括他人的支付账户、本人或他人的银行账户;其他的银行账户,包括本人或他人的银行账户。

九、非银行支付机构应当于2019年1月1日起按照本通知的规定,提交大额交易报告。大额交易报告的具体要素内容、报 告格式和填报要求由中国人民银行另行规定。非银行支付机构开 展大额交易报告工作的其他要求按照《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有关规定执行。

二究竟什么才算是“大额”?什么才算是“可疑”?

1、什么是大额交易?

老板

去准备20万现金,等下要和供应商签约,需要支付定金…

                                             会计

老板,咱们还是转账吧……20万现金交易会被查

也就是说:按照规定,金额20万元以上的单笔现金收付,包括现金缴存、现金支取和现金汇款、现金汇票、现金本票解付,都属于大额支付。

老板

给合作方老板账户转100万,上次的项目做完了,人家要钱呢…

                                             会计

老板,咱这100万能不能分几次转啊?一次转100万会被查…

也就是说:按照规定,法人、其他组织和个体工商户(以下统称单位)之间金额100万元以上的单笔转账支付,也属于大额支付。

老板

现在没有几千万的都做不成事儿,一百万就大额了?

                                             会计

老板,别说100万了,个人之间转账20万以上就算是大额了…

也就是说:按照规定,个人银行结算账户之间以及个人银行结算账户与单位银行结算账户之间金额20万元以上的款项划转,同样是大额支付。

难道正常的交易也要被严格监管吗?其实,银行对“大额支付”是一个统计和报告,对“可疑交易”才是检查重点。kavin老师(微信号:KuaiJiShuo)提醒,如果你涉及以下几种情形,那就要注意了…

2、这些都是可疑交易:

(1)短期内资金分散转入、集中转出或集中转入、分散转出。

▷ 这是想干嘛?莫不是准备携款潜逃到国外啊?

(2)资金收付频率及金额与企业经营规模明显不符。

▷ 你一个卖日用百货的小公司,动不动就几百万上千万的流水,不是洗钱是干啥?

(3)资金收付流向与企业经营范围明显不符

▷ 你做餐饮的,天天收到钢铁公司的大额转账,再往影视娱乐公司转,这合适吗?

(4)相同收付款人之间短期内频繁发生资金收付。

▷ 你今天给甲转100万,明天又给甲转200万,过了两天甲给你转了500万,你说这能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吗?

(5)长期闲置的账户原因不明地突然启用,且短期内出现大量资金收付。

▷ 你公司都废了好久了,前段时间突然复活,而且没什么业务,却有大额转账进入,你是中彩票了?还是参与了啥见不得人的勾当?

(6)存取现金的数额、频率及用途与其正常现金收付明显不符;或个人银行结算账户短期内累计100万元以上现金收付。

▷ 老用现金交易这肯定会被查的,看过电视剧里贩毒的、走私的吗?都是一箱一箱的现金啊…

(7)频繁开户、销户,且销户前发生大量资金收付。

▷ 没事儿就去银行开户,各个银行恨不得都有你的户头,一旦有大额交易了又怕查,转了钱赶紧销户,这样不被怀疑才怪…

《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

2018年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修改《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的决定,大家必须清楚公司和公司法人之间划转资金的风险:

当时政策出来没多久就有粉丝后台提问了:

回复如下:

1、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以下情况可能被重点监管:

(1)公对公单笔转账支付或者累计200万元以上;

(2)私对私或者私对公,单笔转账支付或者当日累计交易20万元以上;

(3)不管谁对谁,当日单笔或者累计交易人民币5万元以上(含5万元)、外币等值1万美元以上(含1万美元)的现金交易。

因此,建议预缴税款、付材料款和付工程款的钱不要通过转法人账户的方式操作,国家对金融机构大额交易的监控会越来越严。

预缴税款的钱可以转账给经办人,付材料款和付工程款以公对公的方式转账比较好。

2、按照现行公司法,实行注册资本认缴制。如果企业投资者投资未到位而发生利息支出,所发生的利息支出中相当于注册资本未足额缴纳部分产生的利息支出是不允许扣除的,这一点国税函[2009]312号有明确规定。

在法人认缴的注册资本足额缴纳前,法律并未禁止公司和法人之间正常的资金往来。所谓正常的资金往来是指基于公司正常生产经营而产生的公司与法人之间的资金往来,譬如法人出差办理备用金借支等等。

如果法人向公司借款,则公司应当按照独立交易收取利息。

新规来了,最后给大家几个提醒:

1、个人账户大额和可疑信息共享!

各个政策明确了反洗钱行政主管部门、税务机关、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司法机关以及国务院银行业、证券、保险监督管理机构和其他行政机关组成的洗钱和恐怖融资风险评估工作组的工作思路。要求各部门发现异常,分享信息严格审查。因为之前税务掌握私人账户资金变动是非常困难的,现在变得越来越容易!

2、法人和公司账户频繁资金往来风险增大!

其实根据税收征管法规定,税务虽然有权查询个人和企业银行账户,但是程序和掌握的信息有限,执法力度往往打折扣。但是从2018年开始,各地金融机构与税务、反洗钱机构合作势必加大,到时候,老板私人账户与公司对公户之间频繁的资金交易都将面临监控。

3、虚开发票路子彻底堵死!

为什么还和虚开发票有关系呢?因为目前主流的虚开发票的方式往往是高开发票扣除手续费后流回公司老板私人账户。以后这些异常的资金交易被监管之后,虚开发票的资金流水落石出!似乎虚开发票走到尽头!

4、公司偷税必然遭到严查!

公司偷税的一贯伎俩往往也是公司收入频繁流入老板个人账户,这样似乎天不知地不知的就偷税了!

税务和银行没有深度合作之前,似乎税务的稽查手段有限。但是现在可能在税务局拿到银行的数据就已经大体发现企业偷税的链条了!

当然,最后想告诉大家不管大家在第三方平台的交易是否达到了新规中的“交易5万、转账20万”,只要是正常的消费和转账便不会受到啥特别的影响。

不过各位老板、会计,正常交易要小心转账问题,不是说咱们的户头有多少钱没多少钱,而是现在税局和银行信息同步,有时候银行不一定有兴趣查你,但税局可能很关心贵公司最近的收入与支出呀…企业千万不要存在侥幸心理!只要检测出动态数据比对不对,税负率偏低,系统会自动预警。想要节税应采取合法合规途径,而不是走私账逃税漏税!

▎本文转自中国人民银行文件、中国政府网、会计说、税来税往、马靖昊说会计

赞赏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揪心!小女孩遭父母轮番虐打,律师说:可能不构成犯罪

深圳一对夫妻多次虐打8岁女儿的视频在2018年12月23日搅动网络舆论,目前警方已经证实此事属实,当地妇联也已向法院申请女童人身安全保护令。

而据当地居民反映,被打女孩的父亲平时比较热情,以前并未看到夫妻打孩子。

2018年12月22日,一篇题为《又现虐童视频,跪求转发找到受虐女孩并报警》的推文在网上广泛传播。

在一段不到4分钟的视频中,一个穿着深圳学生校服的女孩遭到父母多次虐打,包括抽耳光、拿扫帚打、扯头发甚至用脚踢等方式,引发社会关注。

2018年12月22日晚,网传西乡街道一女童被殴打的视频。

接此情况后,宝安公安分局立即开展核查,并于23日10时30分许,将视频中涉及的相关人员刘某华(男,广东人,34岁)、陈某文(女,广东人,33岁)及涉事女童(8岁)带回辖区派出所调查。

通报称,经调查,母亲陈某文、父亲刘某华对殴打8岁女儿的事实供认不讳。初步调查情况与视频相符,经法医检查,女童体表未发现明显伤痕。目前,警方正在依法调查处理,区妇联已向法院申请女童人身安全保护令。 

12月23日下午,记者来到事件发生地——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道径贝新村,在刘某华夫妇的住处附近,很多邻里都对该事件有所耳闻。刘某华夫妇租住在一栋四层楼房中的二楼,每一层楼只住一户人,直到晚上,二楼并未亮灯。

该栋楼房的房东是一位90多岁的老太太,不过她此前并不知道自己的租客存在严重的虐童行为。“当日上午,居委会治安队和派出所的工作人员过来带走刘某华夫妇和孩子,当时房东还在问他们干嘛去,”周莹(化名)是涉事夫妇的邻居,直到下午,她拿着视频给老太太看,老太太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另一位邻居何飞(化名)刚听到刘某华夫妇虐待孩子的事情时,他还不敢相信。当时,何飞的儿子拿着视频过来问视频中的男子是不是邻居刘某华,他看过视频后感到吃惊,“他们家住这里两三年了,之前没看过他打过孩子,想不通他为什么会打孩子这么厉害。”

周莹刚得知该事件也同样感到意外,“平时被打女孩她爸比较热情,偶尔和我们聊聊天,没看到过这对夫妇打孩子,兄妹两经常在楼下玩耍,平时我的小孩也在这里玩,看起来刘挺喜欢小孩子,没想到背后这样打孩子。”

不过,周莹也表示,从来没和刘某华妻子说过话,“她看起来比较内向,不怎么爱说话。”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刘某华夫妇虐待孩子的视频是从一个家庭监控app“乐橙”上下载的,账号密码是女孩父亲的牌友提供。这位女孩父亲的牌友因曾将手机借给女孩父亲登陆乐橙查看监控,所以他的手机能自动登陆这家人的乐橙,一次在无意间看到了视频里有虐童情况,便持续关注了一个月。

周莹也表示,在径贝新村,很多人都会在家里客厅装个摄像头,用来监看孩子做作业等。

北京市义派律师事务所公益法律中心执行主任李恩泽对记者表示,父母虐打孩子需负法律责任,根据虐童的程度,主要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是看构不构成治安拘留,第二种是看构不构成刑事犯罪。如果不构成治安拘留,就需要批评教育。

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条规定的“虐待罪”: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如果父母打孩子比较出格的,包括语言、武力上,可能要对涉事父母进行批评教育,重一点如打到孩子有外伤,可能要治安拘留,如果打到孩子有轻伤或者更严重的,就可能构成犯罪。”李恩泽分析,在该案中经法医检查,女童体表未发现明显伤痕,涉事夫妇的行为可能不构成犯罪。

李恩泽表示,现实中,相关部门在处理父母虐童案件时,都会考虑怎么处理对孩子最有利,如果只从法律角度去考虑,把孩子父母判刑了,那么孩子归谁管就是一个问题。

据当地政府通报,宝安区妇联已向法院申请女童人身安全保护令。李恩泽表示,申请女童人身安全保护令是一种司法行为,从法律途径对涉事夫妇的行为给予规范,告知他们后果和违法性,引起他们的重视,保证以后不再犯。如有再犯,则可能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来源:界面新闻

更多新闻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